象牙色

候鹊始巢百草霜
风摇九子铃
手寄七弦桐

缇娜:亲爱的  艾瑞拉。
虽然几乎每天都能见到,但我突然就想给你写点什么。
【今天天气很好。】
缇娜再度顺了顺信纸上的褶皱,左手把玩着甘草糖的糖衣。
事实上,自她旋开钢笔笔盖起到现在,这才是她写下的第二句话。
明明提笔前想说的那么多,现在却失忆了一样完全记不起来。
缇娜有点懊恼地趴在了桌面上,她打算写信的目的是什么,竟也有些遗忘了。
从窗户透进的早晨的阳光不是很刺眼,空气里流动着夜晚未曾来得及散去的凉意,就想信里说的,很不错的好天气,缇娜也就只能想到这样的大实话。 无意识地展开糖纸。透明的糖衣将光线折射出万千色彩投在她的眼睛里,缇娜突然跳下高脚凳冲出了房间。她在壁橱前撑高了双臂,鲜艳的维多利亚蓬裙裙摆划出一个美好的弧度露出纯白纺纱的里衬。 缇娜喜欢送别人东西,一个毛绒布偶,或者一辆玩具汽车。
人总是有想要的东西,即使缇娜猜不到,她也能推测个大概。
艾瑞拉那家伙总是不够坦率,但是缇娜不讨厌猜测,她不讨厌下雨,不讨厌冰雹。
她不讨厌很多东西,要说最不讨厌的就是艾瑞拉。想到这里她又轻快地提起了笔,在结尾处郑重地补上落款
(你真挚的,缇娜·维那莫伊宁)

执笔:妄烛
可爱的芬冰女孩子们

评论

热度(2)